互联网反垄断联盟欲对百度发起集体诉讼

C

cnxo

Guest
#1
互联网反垄断联盟欲对百度发起集体诉讼

顶一下 童年网、全民医药网……在“法易网”上,六十几家网站名称密密麻麻地排列在一起,“这些都是被百度屏蔽掉的网站。” 童年网、全民医药网……在“法易网”上,六十几家网站名称密密麻麻地排列在一起,“这些都是被百度屏蔽掉的网站。”12月2日中午,“互联网反垄断联盟 ”(以下简称联盟)发起人、法易网CEO王丰昌略有些激动,“现在已经有50多家‘受害’公司,准备委托我们向百度提起诉讼,控诉百度利用垄断地位,勒索 营销、点击欺诈、发布非法广告。”由30多位律师组成的“联盟”,将于本月针对百度的“竞价排名”,启动一场声势浩大的集体诉讼。
本月发起集体诉讼
事实上,早在央视对百度曝光之前,“联盟”便已加入反对百度的行列。11月8日,“联盟”正式成立。11月9日,“联盟”首席律师、北京市邦道律师事务所李长青律师申请对百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被各大媒体见诸报端,而在此之前,“联盟”副秘书长、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维领也已对百度提起“点击欺诈”诉讼。“浙江、广东、北京、上海,全国各地都有联盟的律师,将在全国范围内接受百度受害者的委托。”王丰昌表示,由于举证有一定难度,12月开始,先有个别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剩余数十起针对百度的诉讼将在春节前集中发起。
之所以想成立这个联盟,源自王丰昌自己的一次经历。今年1月19日,多次拒绝百度业务员要求做“竞价排名”的王丰昌,突然发现法易网被百度网“K” 掉了,“一个页面都找不到。”多次交涉无果后,王丰昌被迫花3000元为法易网做了竞价排名,“业务员信誓旦旦地和我说,只要做竞价,网站就可以被收录。但我付了钱,却一点效果都没有。”12月2日,记者在百度搜索“法易网”,只能看到其备用网址“www.lawease.cn”,原先的www.laweach.com”依然没有被收录。
历数百度三重罪
在网站上和全国各地律师交流后,王丰昌发现自己的故事并不孤立。在广州,一家全国知名家电企业,由于自有品牌被数十家维修单位买为关键词,结果通过搜索寻找售后服务的消费者,一旦发生维修纠纷,就把所有气都“撒”在了厂商身上,企业成了这些“小广告”的替罪羊。深圳的黄维领,每天要为许多非自愿购买的关键词多支付数十元至上百元,要求百度公开点击消费记录被拒后,愤而状告百度“点击欺诈”。加上自己不参与竞价排名就“降权被K”的“勒索营销”,王丰昌总结了百度的三重罪,认为百度在滥用其市场上已有垄断地位,“竞价排名就是万恶之源。”在与网站上诸多律师沟通之后,王丰昌发起了“互联网反垄断联盟”。
不过“联盟”并不准备以“反垄断”为由提起诉讼,调查时间长、举证庞杂等“反垄断调查”中常遇到的现实问题,直接影响了这次集体诉讼的方式。“我们将在同一时间段,从以上三方面分别提起诉讼,预计最少在两年的时间里,将持续对百度发起诉讼,迫使其约束自己的垄断行为。”
难挡百度重重压力
然而,即使百度似乎正陷入严重的信任危机,其中国搜索领域70%以上的市场占有率,依然“威慑”着许多人。早先有消息称,第一个提出对百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申请的律师李长青很可能接受调解。12月2日,李长青向记者证实了这个消息,其委托人全民医药网希望可以和百度和解,条件很简单,只要百度收录其网站即可,“就是怕得罪百度,以后更没希望在百度上搜到全民医药网,但至今没有收到百度任何回音。”
全民医药网的顾虑并非杞人忧天,百度强大的“屏蔽功能”至今依然在发挥着惊人的作用。11月30日,曾在本报发表过对百度质疑的上海市信息法律律师李立突然发现自己的博客首页在百度被降权到数十页后,首页只留下2007年一个页面还在,而之前在百度搜“李立律师”,第一个就是他的博客首页,“我的言论上网后没两天,就出现了此现象。”
李长青也坦承,针对百度的反垄断调查申请将难度重重,他对此并不乐观。
 
顶部 底部